接龍遊戲

但是她依舊閒不住,只要他們兩人不在一起,她就清理屋子。」「是放肆!你居然没把她趕出門,換成是我,她老早我趕出去了 ,而且是事發母親她,「你這樣讓孩子太自負了 ,不要這樣稱讚他。」她説,「我為什麽不該震他?他已經夠難露了 ,有一個這樣的父親,又能怎樣呢?」她如何看待發育遲緩的長子,她對此作何想法,一直是個 。她還不至於如此坦率。她對瓦特的顧忌,使她更加以漢斯為豪。
漢斯的頭生得極為瘦長,身子挺得特别直,恰好跟他哥哥相反。他在解説時總喜歡用手指頭指著東西,當我們有所爭執,這樣的舉動令我心生害怕,通常他都是對的。因為他的早熟,使他不容易和其他孩子打成一片,但是他並不狂妄。如果他父親説了某些特别愚蠢的話〈我很少遇上這樣的情況,因為我很少見到他〉,漢斯便顯得有些退縮並且沈默不語,就好像他在頃刻間消失了 。我知道他為父親感到羞愧。雖然他不晨起自己的父親,我卻能夠有所體會,也許正因為如此而更加令我明瞭。但是他娜妮可就不一樣了 。她崇拜父親,經常重述他説過的每一句話。我們玩詩文接龍時,她會為了輩生氣而忽然冒出一句:「我爸爸説:過分,很好!」「但現在也未免太過分了!」後面那句是「她的」蔵言,她腦害很多這樣的東西,如果她在我們玩接龍遊戲的當兒受到刺激,就會搬出來用。這是我和漢斯唯一絶對不會打斷的箴一一,雖然我們早已耳熟能詳到就像熟悉其他詩人的箴目一樣,兩人還是放妮暢所欲曰。如人在斷續的詩人作品中乍然聽見阿斯瑞爾先生的名句,一定大感錯愕。她對母親的態度,相形之下就顯得冷淡許多,不受她的束縛可以察覺到她慣常對許多事情唱反調。她是個文靜但吹毛的孩子,只敬愛自已的父親。
當阿斯瑞爾太太帶著孩子上我們家玩時,對我而言意雙重的樂趣。我漢斯,也欣賞他追求知識的態度。為了避免被他手指指出錯誤,在整個遊中我顯得全神貫注並且小心翼翼,才不至於讓自己出醜。當我以一些像是地理上的問題試著陷他於困境時,他會頑強地奮戰到底。我 一大島;執一直無決。他認為格養不能用來比賽,對一個四處都是冰的地方,如罾道它的面積有多大?他没有用手指我,反而指著地圖上的格醫説「格書到哪兒為止?」這對我比對他更加困難,因為我得不斷地找藉口到母親和阿斯瑞爾太太喝茶的餐靡我在裏中找尋解決我們爭箭資料,花了好久的時間其實是為了盡可能聽到兩位女友間的談話。母親知道我和漢斯之間的爭執非常緊張。為了這些關鍵性的爭執,我衝到書櫃前,一會兒翻這奮,一會兒又翻那本書,顯得十分不滿。當我找到需要的資料,便吹一聲響亮的口哨,母親甚至不曾注意到我的口哨聲。

帶著笑意

她怎真想得到,我為了想知道其他事情而竊聽她們的談話呢!我因此整個婚姻故事的每一個發展階段,一畜它。阿斯瑞爾太太説「他要離開了 ,他要和她共同生活。」母親説.,「一直以來,他不就是跟她一起生活?他現在要遺棄你們了 。」「他説為了孩子們,我們不能一直這樣下去。他是對的。瓦特已經察覺到了 ,他偷聽談話。其他兩個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我他們不注意時,偷聽到母親説:「那是你自己這樣認為,小蒙道所有的事情。
他要靠什麽過活?」「他想和她一起開間脚 。他一直很喜歡脚,生活在一間脚裡是他時期的夢想。道嗎她非常了解他,是她説服他去實現自己的夢。她必須獨自完成所有的工作,整副重擔都會落到她身上。那是我無法辦得到的,我稱此為真愛」「你還在稱讚這個人!」我走開了 ,當我走回漢斯和娜妮身旁時,她又覆述了父親的話,「我爸爸説壞人是没有歌曲的。」我為剛才聽到的話感到震驚,説不出半句話。這回我明瞭到事他們兩人的嚴重性,只有沈默以對。手中握著方才自書架取得的書,原先是為了向炫耀我的勝利,我讓他認為他是對的。
紐華葛的草地芬妮走後,緊寳拉就來了 ,她跟芬妮是兩個很不同的人。她生得瘦瘦高高,是個嫵媚的女子。在維也納人當中算是極為謹慎的人,但是又很開朗。她總喜歡笑出聲來,但因為她的工作並不叟口這樣,她只笑。她説露,一絲微笑,農時容,我想,她在睡覺和做夢時也是帶著笑意的。
無論對母親或是我們這些小孩子説話,或者是回答街上陌生人的問題,又或者問候熟識的人,她在態度上都没有多大的差異,就是對街上那個老待在那裡的髒兮兮小女孩也一樣。她大咧咧的站在女孩面前,和氣地對她説上幾句話,有些時候還拿糖給她,女孩被嚇壞了 ,不敢接受,寳拉便好聲好氣地對她説話,再輕輕地把糖放進她的嘴裡。她不是很喜歡遊樂場,覺得那裡太粗俗了 。她雖然没有説出口來,但我卻咸簦得到。我們在遊樂場時,只要一聽見些髒話,她便不悦地摇著頭,謹慎地從一旁朝我望一眼,看我是否聽懂。我總是假裝什麽事情也没發生,這時她又恢復臉上的笑容。我已經習慣了她的笑容,只要能譲她再度展現笑靨,我願意為此做任何事情。
在我們家正下方一樓,住著家卡爾^高德馬克。 一位身材不高而親切的人,一頭白髮整齊的自中間分開,貼在他黝黑的臉上。他的年紀很大了 ,每天的同一時間,都由女兒攙在不步。他聯想到阿拉伯,他的成名《沙巴女王》我以為他自己就是打那兒來的。他是附近最富異國情調的人,因此也最吸引人。我不曾在樓梯上或是他出門時遇見過他,只有當他自王子大道歸來,由他女兒攙走上幾步路時碰見過他,我必恭必敬地問候他,他輕輕點了點頭,以一種令人幾乎無法察覺的回應方式。我記不得他女兒的長相,她的臉孔並未留存在我的記憶裡。

音訊全無

有一天他没出現,這意他病了 。約莫傍晚時刻,我在兒童房裡聽見樓下傳來一 震耳欲聾的哭聲。寶拉不能靈我是否聽見了 ,她猶疑地看著我説.,「高德馬克先生去世了 。他身體很虚弱,先前他不應該去散步的。」哭聲直接傳進我的耳中,我不得不聽,並它的節奏擺動著,但我自己並没有哭,那哭聲像是發自於地板似的。寳拉顯得有些不安,説道:「現在他女兒再也不能陪他出門了 。此刻她一定很絶望,真可憐啊!」這種時候寳拉都還掛著笑容,或許是為了安撫我,因為我發覺她了解這種悲傷,她的父親正在前線加里契,而且好一段時間都音訊全無。
喪禮那天,整瑟夫-加爾街上擠滿了黑色的出租馬人群。我們自窗户往下望,整我一路飛快奔回房間,發覺母親仍然安睡,我坐在沙發上守她。我對她臉上的表情非常熟悉,連她做夢我都很清楚。
道了所關人士的房間所在,對這六天而一一臭露。當讓覆們彼此,便感到平靜多了 。只要他在房裡,我便能掌控住他。他也許正練習著朗誦詩,那些和母親在波頓湖畔的鬍子一起時談的詩。我難以計,己站在他房門口的次數,他並未察覺我;^祕活動。我知道他何時離開飯店,也知道他何時回到飯店,任何時候我都可以説出他是否在房裡。我能母親一次也不曾踏入他的房間。有一回,當他短暫地離開房間時,房門開著,我連忙跑進去,迅速環顧了 一下四周,看看是否有母親的相片。但是裡頭並没有這類相片,我又急急地離開。我頑皮地對母親説.,「當我們離開時,你應該送一張我們兩人的照片給講師先生。」她略顯震驚地説,「是呀!我們兩個人的照片。他幫了我們許多忙,是該送他張照片。」在所有的辦事處他都竭盡所能地幫忙。因為戰爭的緣故,辦事處多數由女性代理職務。
他母親身旁解釋她近來健康欠佳的病況。他的確是她的醫生,因此她在四處都能受到體諒及禮遇待。我總是跟著一塊兒去,於是得近公然地他,只見他緩名片,漫不經心地遞給那些熱情的女辦事員,然後説道.纖「請容許我自我介紹。」緊就是那些名片上記載的,他是療養院院長,還有和維也納大學的關係等等……。最驚訝的是,他居然没有加上他最重要的一句話:「讓我親吻你的手,敬愛的夫人!」我們一起店吃午餐,我表現出客套的樣子,向他詢問相關的課程,他被我貪得無厭的問題給嚇著了 ,真以為我想成為以他為榜樣的人。他立即趁此機會奉承母親,他説.,「你説得絲毫不誇張,親愛的夫人,你兒子強烈的求知慾,果真令人驚訝。我歡迎他,這個維也舊學系的明日之燈。」我從未想他,只想揭,因此小心留意他答拳的矛盾處。

美麗的衣服

當他詳盡的霍各種蕭浮誇藝覆時,我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德本不警正的研究,他是個差勁的學者」晚上是他的時間,他輕而易舉地獲勝了 。正如他對我反抗他的行動一無所知,同樣地他也不知道他居然贏了我。母天晚上都和他一起去劇院,她極渴慕劇場。她不再僅僅滿足於我們之前共同的戲劇討論,那些對她而死的,她需要些全新及真實的戲劇。他們一起外出時,我單獨一人留在飯店。但是我看著她為了晚上而盛裝打扮,毫不避諱地流露出雀躍的心情,神釆奕奕而且坦率談論著相關的事情。早在兩個鐘頭前,她整個思緒全被晚上的戲劇盤據了我既讚嘆又驚訝地注視著她.,她所有的病失殆盡,眼前的她變得一如往強而有力,既聰明又美麗。她對戲劇藝術的聲名有了新的闡釋,對那些未曾登上舞台演出的劇本流露出鄙夷的皿,認為僅供閲讀的那些劇本是没有生命的,是蹩脚的附件。我為了試探她,也為了讓我的不幸,於是便問道.,「難道朗讀也一樣嗎?」她毫不猶豫且未加思索地説,「朗讀也一樣。就算我們朗讀又能如何呢?你根本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演員。」緊她開始發表長篇大論,提到那些曾經當過演員的偉大劇作家。從莎士比亞和莫里哀開始一個一個算起,誇張而堅持其他人根本稱不是上劇作家,應該稱其為殘障的劇作家。就這樣持續闊論,直到我發現她已穿上美麗的衣服,撒上香水離開房間。最後母親又下了 一道殘忍的指示:我應該即刻上床,以免在陌生的飯店中感到寂寞。
我陷人絶望當中,我們之間親密的關係就這樣被他中斷了 。隨之而施的一些小伎倆,雖然給了我些許的安全感,卻没有多大幫助。我先是穿過長長的走道,跑到講師先生位於飯店另一頭的房間,我多次禮貌性地敲著他的門,又試著推門,直到證明他並未躲在房裡,才回到自己的房間。每隔半個鐘頭我會再重新檢驗一次。這段期間我的腦袋是空的。我很清楚他波頓湖畔的鬍子和母親在劇院裡,卻無法充分證實什麽。這更加深了我因為她的背棄而産生的痛古。維也納人偶爾也上劇院,但是與這樣每晚不斷的慶祝活動,是完全無法相比擬的。
我多方到落幕的時間,並且維持的整齊,直到它的時刻。我試著他們観賞的戲,卻只是白費力氣。她從不轉述她觀賞的任何一齣戲,她聲稱這些東西毫無意義,僅是一些喧譁的現代劇,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就在她回房之前,我隨即更衣上床。我背著身子面對牆壁,假裝睡著了 。我讓床頭桌上的燈亮著,桌上還留給她的桃。不久她便回到房裡,我感受到她的激動,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兩張床的位置並不是緊緊,而是分别倚擺設,因此她活動時與我隔著一段距離。她在床上坐了 一會兒,但是時間不長。接著又在房間裡來回踱步,發出不小的聲響。我看不見她,因為我面向牆壁躺著,但是我聽見她所踩出的每個脚步聲。我以為這樣的戲劇夜、水無止盡,講師先生什麽樣的謊暴捏造得出來。

逐漸渺小

但是我錯了 ,六天過去,為旅行所做的一切全都妥當。他陪著我們前往林道乘船。我感受到分别的莊嚴氣息,在碼頭上他吻母親的手,時間比往常稍微久了些,但没有人哭。我們接著上船,站在船舷的,邊,纜繩鬆開了 。講師先生佇立在那兒,手中握著帽子,嘴唇不斷蠕動。船慢慢駛離開,我依舊看到他的嘴唇不停動著。我直覺到他正説著,「讓我親吻你的手,敬愛的夫人。」這令我十分。講師先生的身影逐漸渺小,他的帽子上上下下擺動起優雅的弧度,黝黑的鬍子卻依舊而未曾縮小。帽子現在處於和他的頭等高的位置,但是和他隔著一段距離,在空中擺動著。我覺得只看到帽子,看到鬍子,還有我們之間相隔著命萊愈多的湖水。我動也不動雙眼直盯方,直到鬍子愈變,唯有我才能辨認出來。霎時間他消失了 ,講師先生、帽子和鬍子都不見蹤影。我看到了之前並未發現的林道的那些塔。
我轉身向著母親,害怕她哭,但是她並没有流淚。我們把對方擁入懷中,她用手撫平我的頭髮,通常她並不會有此舉動。然後她説道,「現在一 很美好!現在一線很美好!」她不斷輕柔地 ,以一種我不曾聽過的語氣,直到我開始啜泣,我原先並不想哭。因為我們生活中的詛咒,黑鬍子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突然掙脱開她的懷抱,開始繞跳舞,跑向她又再次掙脱開來。我多麽想歡頌一曲勝利之歌,但是我只會唱軍歌和凱旋的歌曲,那是我所不喜歡的。在這樣的情緒中我踏上了瑞士的土地。
我們搬到舒六十八號一 一樓的兩個房間。屋主是一位出租房間維生的姐。
她有張瘦削的大臉,名叫海,佛格勒。她老喜歡提自己的姓氏,即使我們早已熟識了 ,她仍經常告訴我們這些小孩她姓什麽並且老是補上一句,她出良好的家庭。她的父親曾經是指揮家,她有好幾位兄弟,有一位非常窮困,連吃成問題,經常到她家來打掃屋子。他的年紀比她大,一位瘦弱安靜的人,我們對他居然幫她做家事深感訝異。我們見他跪在地板上,或是站!用磨光機,那是一種重要的 ,我疋第一次見識到這種器具。
鑲木地板閃閃發亮,我們可以把地板當鏡子照。佛格勒小姐對光可鑑人的地板和她的姓氏同樣引以為傲。她經常對?;困的哥哥發號施令,有些時候他甚至得中斷某些他才剛開始做的工作,因為她又皿了某些重要的東西。她老盤,些什麽必要的事情,擔心自己忘了 。
她命令他做什麽,他都毫無異議地照著做。我們接收母親的想法,認為讓一個男人,尤其是上了年紀的男人做家事,實在有失尊嚴。母親摇頭説道,「見到這樣的情景,我還寧可自己做。這個老人呀!」有一回母親在山一一暴案射了這件事情,惹驚小姐勃然大怒。

寒暄幾句

她説「他活該!他把生命中所有的事情都弄得一團糟。如今更讓自己的妹妹為此而蒙羞。」他並未獲得金錢上的酬勞,但是工作完畢後,他可以飽餐一頓。他每週出現一次,佛格勒小姐宣稱:「他一週才吃上一頓。」她自己的生活過得並不輕鬆,因而必須出租房間。這的確是事實,她的日子過得不容易,但是她有一個兄;?自己頗為自豪,他同他們的父親一樣是位指揮家。他來蘇黎世時便投宿於利馬奎旁的皇冠旅社,他前來探望時,會令佛格勒小姐覺得無上光榮。他通常隔上好長一段時間才來一次,但是她自報紙上讀到他的名字,得知他過得很好。有一次我放學回家,她紅著一張臉向我介紹.,「我的兄棄了 ,那位指揮家。」他生得肥肥胖胖的,正安靜地坐在廚房的桌子旁.,他的兄弟十分乾瘦,他則一副營養充裕的樣子。她特地為他煮了肝和一些炸食,他也是獨自一人用餐,佛格勒小姐則在一旁伺候著。當貧困的兄弟想説些什麼時,總像是自目自語嘟嘟噥噥,但是肥胖的兄弟則語帶堅定,大聲地把話説出來。他很清楚自己的造訪感到光榮。他停留的時間並不長,隨即起身,以幾近無法察覺的動作向我們這些小孩點頭,簡短地和寒暄幾句,便告辭了 。她是位個性温馴的人,即使抱也一樣。一雙敏鋭的眼睛鎮日守護著她的家具。每天總要以哀號的聲我們説上好幾次,「不要刮壞我的椅子啊!」她極少外出,她外出時,我們便如合唱一般重複學著她哀號似的叫聲。但是我們仍小心留章薯她的椅子,因為她一進門隨即査椅子上是否有新的刮痕。
她偏愛藝術家,不時會滿意的提起之前住在我們現在房間的房客, 一位名叫阿格邁東的丹麥作家和他的妻小。她稱呼他名字的語氣,正如她養自己的姓氏。
他在伊赫策街上的陽台上寫作,自陽台上上過往的人。他先是注一個人,之後再向她詢問。一星期之後他對那些人知道的比長年居住於此的她更清楚。他送了 一本親筆題辭,名為《馬戲團員》的小説給她。可惜她讀不懂。真可惜啊!她未能在年輕時識得阿格霧邁生,當時她的腦袋可要比現今好多了 。
我們在佛小姐那兒住了兩三個月之久,直到母親找到一間大點兒的房子。阿爾蒂提外祖母和她的女兒葉妮德也替毒親,住在距菌們幾分鐘之遠的歐提克爾街。
每天夜裡我們這些小孩子上床後,她們便來訪。有天夜裡,我自床上見到客廳裡透著些許微弱的燈光,聽見她們三人彼此用西班牙文交談。言談間似乎正激烈爭,母親的聲調聽來有些惱怒。我起身溜到門邊透過鎖匙孔往客廳看,果真是外祖母和葉妮阿姨正坐在那裡説話。特别是阿姨看似説服母親某事,她彷彿向母親提議一件對她較好的事情,但母親顯得毫無意願,她不霧解這椿所謂對她比較好的事。我不知道她們談些什麽内容,但是心中的不安告訴我,這可能正是我最害怕的。自從抵達瑞士後,我的思緒便被引開了 。當母親暴躁地用西班牙文高喊「但是我不想嫁他」時,我就知道自己的恐懼是真實的。我推開門,一身睡衣三個女人之間,憤怒地對著外祖母喊道.,「我不要!」我奔向母親緊緊地抱住她。母親輕聲説.,「你弄痛我了 。」但是我卻不肯鬆開她。我識得的外祖母向來温和而體弱,未曾聽她説過任何令我印象深刻的話,但這次她生氣地説.,「你為什麽不睡覺?在門邊偷聽談話,你不覺得丢臉嗎?」「不,我不覺得丢臉。你們想説服母親,我不睡覺!我知道你們想做什麽,我再也不睡了。」方才頑固説服著母親的阿姨,這個罪魁禍首,沈默地直盯著我看。母親柔聲説.,「你來保護我,你是我的騎士 。希望她們現在明白了 。」她轉身向她們兩位説「他不要,我也不要。」我原地不動,直到兩位敵人起身離去,我仍久久無法平復。我威脅母親説「如果她們再來,我就不睡覺。我整晚醒著,穿不會放她們進來,你如果結婚,我就從陽么口往下跳。」這是個可怕的、也是個認真的威脅。我知道,我絶對相己會這麽做。

改革歷程

作爲一個負莨的作萏,史景遷對於許多英譯,在引用時都曾再斟酌過,其屮有很多便〕疋從文采考量的。例如第五章引《紅樓夢》、第七三章引魯迅的文字、第十四章引「北伐^言」,都經過潤飾。
但最重.要的卻必須是通篇文字一氣呵成。用作者的文字來交代衆多紛紜的事件、個人,讓每一件文件、每一個個人及每一樣事故都妥切地得到「定位」,而敘述仍然有趣、引人,這便需要豐富的靈感和體會。
我認爲史景遷在這方面有其特別過人的地方。這裡我只想用一兩個很小的例子來說明:一九三〇年代中期,有很短一段時間,日本一方面刺激了中國自強的決心,另一方面更是中國最大的敵人。中國共產黨被逐出江西蘇維埃的基地,這基地本來是最大又最好的地盤,現在歷經長征撤退到西北荒涼的沙漠,一路爲蔣介石所追擊。但一旦穩定了之後,他們卻能感動一大群中國百姓,因爲百姓們爲不斷的内戰所煩擾,痛苦不堪。蔣介石被反叛的部隊扣留之後,卻使得統一戰線能再成功,全國上下一致抵抗侵略者。中國老百姓在長年的分崩離析與改革歷程中,儘管受了這麼多的苦,國家對他們仍然是一個活生生的理念(頁二七三〕。
這段話描述的是抗戰前夕的中國政局,卑之似無高論它並未大量使用專有名詞(如「西安事件」〉,而即使用了比較專門的用語(如「統一戰線」,這個名詞的英譯爲用小寫,意思反比中文更明晰,能馬上表達出「共同抗敵」的意思〕,它也是十分簡明的。而追求現代中國面向世界:現代性、歷史與最後的真理最主要的是這一個時代的精神對亡國憂患的迫切感能清楚地凸顯出來。這個例子未必能貼切地把作者的文采及「筆鋒帶感情」的特質表現出來。事實上,每一個部分的三、四頁的說明,都以簡潔的文字,將該段歷史的重心作出具有個人風味而又不失歷史眞誠的交代。
茲另舉一例。論及台灣在蔣經國先生晚年的改革時,作者用了這麼一句話:蔣經國任總统的最後幾年,倡導了重大意義的民主改革(頁七三二 〉。這段話自然比長篇陳述各項改革爲勝,因篇幅不允許,也比諸如「取消戒嚴,開放民衆回中國探親」爲貼切,因爲所有改革只能用「民主改革」來了解。雖然這又是一個不完美的例子,但顯然的是史景遷在選字及敘述時重視把事件在歷史脈絡的地位及意義表達出來。光是單純的臚列事實並不一定讓事實講出話來眞正重要的是,消化了之後所吐出來的珠璣之言。所謂「成一家之言」不外是這個意思。

科學執照系統

婚友社一個核發環保認證的機構,是加州奧克蘭市的科學執照系統,他們會確認產品的環保聲明是否正確無誤,並提供製造商詳細的
「生態檔案」,說明產品的環保特性,這些檔案就好比產品上的營養成分標示。接受該機構協助的公司,包括威爾曼、格利登、及歐文斯康寧經驗顯示,獨立機構所頒發的認證,使得公司傳達的環保訊息具有絕對的公信力,更能吸引具環保意識的消費者。環保行銷管理員指出,要不是綠色標誌的出現,否則不會打開公司與經銷商及零售商的溝通大門。可能接受生態標誌的市場,包括打算購買環保產品的政府機關及承包商,還有那些想要尋找緣色產品,但卻缺乏判斷能力的零售商,以及生態標籤已經風行的地區,如德國、北歐等地的消費者。
環保認證的缺失注意:環保認證未必沒有爭議。許多的批評,包括了跨國公司,認爲環保認證所根據的科學理論,太過主觀.,它所依據的具體標準可能會限制產品的創新:標誌的運用並沒有吿訴消費者,產品眞正的環保特性在哪.,此外,生態標誌的標準因國家地區而異。〔財註:歐洲生態標籤組織正試圖將大量各式各樣的環保認證標準化;國際標準組織也正發展一套自決生態標準;另外,全球生態標籤網絡,是一個主持生態標&計畫的國際協會。〕這種情況,不僅爲多個國家帶來了夢魘,此外因爲標準的不同,更增加自由貿易的障礙。考慮爲你的產品申請環保認證嗎?盯緊下列的策略,就可以擴大其潛在價値,並且避免產生反彈,智慧地選擇。留意你所選擇的標誌,是否由受人尊重的機構所頒發,它的方法是否受到主要的環保人士 、及業界人士所接受?同時,當你要選擇環保認證時,使用接受度愈廣的標誌愈好,因爲有太多分門別類的標籤,讓客戶麻木了 。
敎育。大衆不熟知的環保認證很容易產生誤解,使他們誤以爲貼有該標誌的產品,整體上在環保表現就會比別人好。敎育你的消費者,讓他們知道你的環保認證,是依據那些特定標準。同時,敎導消費者如何負責任地使用你的產品。將環保主義拓展到公司的其他層面。依據邏輯推理來說,較環保的產品由比較注重環保的公司所生產,雖然實際情況未必如此。要避免反彈,必須確保你的生態標誌或環保說明認證,有公司的正面企業形象做爲後盾。最理想的情況是,如同產品的環保特性一樣,生態標誌應是公司環保使命的延伸。宣傳標誌。你必須考慮到某些標誌,並未得到外界廣泛的認識,因此,你要藉著廣吿及其他傳播途徑宣傳生態標誌的價値。

測試宣傳

試著回答下列問題,以評量是否有機會爲環保宣傳增加可信度,,我們的產品說明,是否符合銷售地的法令規定?我們是否依據聯邦貿易署頒布的環保行銷說明綱要?我們公司的法律部門,是否訂立環保行銷的使用綱要?我們的說明具體嗎?我們是否曾在消費群中測試宣傳內容?我們應否讓第三方機構證明產品的優點?環保認證是否代表我們公司在美國或國外有行銷市場?我們刊登廣吿或宣傳所透過的印刷媒體,是否採用回收紙張,及黃豆墨水?消費者如何負責任地使用我們公司的產品,並負責任地丟棄?我們是否完整思考過所有可能失誤之處、留意減少反彈的機會,並且享有正面積極宣傳的完全優勢?同心協力迎向成功一般大眾對於生態原則及過程缺乏基本認識,也欠缺從環境議題衍生而來的情感關懷,再加上無處不在的錯誤認知,這些都可能讓消費者在一夜之間對一家公司或一個行業反感。
在過去,對公司的環保活動具有高度興趣的,只有投資人、員工、消費者、供應商與企業。然而,由於環保是目前重要的議題,社會每個角落都在注視著公司活動對於環保的影響。這些新環保份子,來自社會各角落,包括一般大衆、社區活躍分子、執法者、敎育者、敎會領袖、甚至是兒童及未來的世代,他們在未來數十年內,將會覺察到今日的企業活動對於環境的影響。正如傳統上的企業股東一樣,他們直接參與環保及社會相關的活動。有些團體在監督特定企業對環境所產生的影響,包括原料取得、產品發展、製造、宣傳,這些團體的目標是要停止會造成汚染的流程。它們運用的手段包括了抵制、在媒體刊登負面的報導、並且遊說國會通過嚴格的法規。然而,有愈來愈多的組織,實際上參與個別企業或公司的計畫,共同努力以尋求有意義的貢獻。從它們的經驗中,我們可以得到許多啓發。

開拓新市場

愈來愈多行銷人員領悟到,與環保組織共同建立夥伴關係、或是聯盟,可以提供許多正面的好處。優點包括了下列幾項:積極的對話事先預警法律的修訂專業技術員可以幫助改善現存的產品價値、創造新產品或是削減成本。爲綠色產品及宣傳增加可信度提升形象、增強影響力增加知名度幫助拓展市場行銷愈來愈多人現在了解到,匯集社會上環保團體的整體技術、能力及資源,解決複雜的環保問題。睿智的企業家們抓緊與企業夥伴結盟的機會。麥當勞與環境防禦命摘手邁向成功令基金會的結盟成功,使日後其他企業在尋求結盟時也充滿信心。
一般大衆要敎育大衆如何適切地解決環境問題、爲他們建立正確概念,是一件具有高度挑戰性的事。一般大衆對於生態原則及流程缺乏基本認識,也欠缺從環保議題衍生而來的情感關懷,再加上無所不在的錯誤認知,這些都可能讓消費者在一夜之間對一家公司或一個行業產生反感。一九八九年爲抗議亞拉殺蟲劑的使用,民衆遂發起公共服務計劃運動,使得美國蘋果業者遭受不小的損失,至今仍未復原。還有許多類似的挑戰,使得企業在尋找適合的工廠場地、聘雇優秀員工、維持產品市場等方面,可能會遭遇到一些困難。大衆對於噴霧劑、化學品、抛棄式紙尿片、及其他過度包装的商品等所產生的負面態度,也可能是企業面臨的挑戰之一。敎育大衆、與他們溝通已變得非常緊迫,因爲下一代的影響力愈來愈強。孩子們代表一種促使社會與環境變遷的正面力量11比方說,他們會督促父母乘車時要扣上安全帶、或是勸朋友戒煙^然而,他們的影響力也可能阻擾進展。例如,一般大衆通常會採取簡單的作法,解決環保方面的困境。至於理想主義的下一代,只要稍爲具備環保方面的相關知識,就很容易成爲環保警察,雖然他們的觀念不一定正確,但會不斷地糾正父母的行爲,積極地推行家庭的回收活動。
然而,回收是一種必要且理想的消費行爲,它並非如許多成人與兒童所認爲的,可以完全解決垃圾場廢棄物的問題。許多消費者的行爲並不像環保原則所提倡的,「重複使用、回收,他們心目中的先後順序是「回收、回收、掩埋」。正如顯示的,回收是消費者最熟悉的環保活動。也有不少消費者,參與各式各樣的回收相關活動,例如,購買可回收、或是由回收材料製成的物品,但很少人認爲,避免製造廢棄物是最重要的事,也很少人會採用可重覆使用的容器,或少購買一些會帶來廢棄物的商品。